• 周六. 5 月 25th, 2024

chatGPT究竟会有多疯狂

admin

11 月 8, 2023 #科技

chatGPT一路狂飙,根本刹不住车。它给脱离技术的人带来恐慌,因为他们害怕被GPT取代;它给投机者带来兴奋,因为他们想要借此发财。在功利主义盛行的时代,的确有人靠它赚快钱了!方法简单粗暴:通过技术手段对外接上正宗的GPT,对内包装成某个公众号,然后提供付费服务。几天以后用户收到提示:由于XX原因,服务暂停。实际上是永久性暂停!用户买了山寨货是无法投诉的。论契约与法治!

基于逻辑和常识的进化力量很大、进化速度很快,会让很多人担忧。

很显然,要把chatGPT用好,没有一定的技术能力是枉然的,而逻辑思维是贯穿技术能力的核心线条。需要明确的是,GPT仅仅是AI的一个应用,而AI是有很多底层限制的,所以,GPT不是万能的。那些企图通过GPT快速实现财富自由的人,很快就会倾家荡产;那些企图通过GPT快速实现躺起工作的人,很快会被GPT真正地替代。

就AI本身而言,它在底层受到数学、信息论、生物学的限制,它在中间层受到工程学的限制,它在上层受到、法律和道德的限制。没有限制的东西是万能的,谁见过万能的东西?除了不可证伪的上帝。东方神秘主义几千年都没有任何进化,这实际上是一种退化。它导致离现代文明的距离越来越远,而且离开者对离开的事情根本还不知道!苏格拉底:我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我一无所知。

哥白尼横空出世,他的“日心说”粉碎了“神创论”,他的身躯献给了强权。

AI的能力究竟有多强?这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等价于“AI最终会不会产生意识”的问题。这的确是个深奥的问题。即便是在科学家和哲学家那里,也截然分成了两派:乐观派和悲观派。乐观派认为AI产生意识纯属杞人忧天;悲观派认为AI威胁人类纯属时间问题。悲观派的想法其实暗含着AI会产生意识。比较著名的悲观派人物是马斯克、比尔˙盖茨。

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悲观派,尽管我每天都引吭高歌、笑逐颜开、喜不自禁,孜孜不倦地歌唱新生活、颂扬新技术,但这并不影响我“悲观地”看待AI最终对碳基的蔑视,这倒不一定非得是硅基。这些“基”只是本宇宙在原子层面的某种选择,存在即合理。管它是硅原子还是碳原子,只要能实现0和1之间轻便快捷、能耗极低的转换,就是好原子!

意识始终困扰着人类。如果没有高维度的“俯瞰”,它就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。

人类无法解决意识是什么的问题,既证明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伟大,也证明数学目前解决的问题极少,也证明任何乌托邦式的幻想都是荒谬的。神秘主义者可能会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:“看见没,这就是上帝存在的证明!你们的数学在神学那里就像个小儿科。数学家们吭哧吭哧的爬山爬了几百年,抬头一望,山顶上全是神学家。”。哟哈,神学家的确厉害,山顶都不够用!实际上,21世纪的今天,神秘主义者和哥伦布到达美洲时看见的那些原住民,是完全一样的一个物种。哥伦布只需要拿一个月全食示范,就能让全体原住民匍匐在地。

所以,数学上证明人本身无法定义和解释基于人脑的意识这个事情,根本不能证明神的存在。在文明世界,必须要反复提醒:一切不可证伪的命题都是没有讨论的意义的。就像你问量子力学哥本哈根学派的教皇尼尔斯˙玻尔:波函数为什么要坍缩?玻尔:这个问题没有意义。爱因斯坦死不瞑目的问题,我们就别指望去解决了。

波函数解释了“观察者““偷看”微观粒子时,粒子退相干行为的结果,但无法解释为什么。

我们可以不去讨论意识的终极定义或终极意义,我们太渺小了,我们最好现实一点、理性一点。无论GPT什么时候发生涌现、诞生意识,我们都接受它,不,应该是接受“他”或“她”。因为,人类用“它”来描述它是有物种歧视的。到时候,谁该被歧视还未可知呢。

康德:我们要永远敬畏头顶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准则。

,2023年5月14日

(注: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版权保护,请联系作者,将及时删除。)